塞纳河畔,南音缭绕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廖杏子

当今世界,“文化无国界,”已不是一句虚幻的词语。共享人类创造的艺术,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。可是这缘故,泉州南音登上了欧洲的乐坛,才如此引人注目,产生了轰动?我亲自目睹了这么一幅壮美的景象:著名的欧洲风光塞纳河之畔,奏响了东方古老优雅的南音,别有一种韵味,别有一番风情。美哉!泉州南音的巴黎之行。

巴黎的秋天,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。薄薄的夕阳,软软地播洒在街道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上,远远望去,蜿蜒错落的树冠一片金黄璀灿。这异国的色调,悄悄沁人心田,那暖暖的感觉,令人一阵心醉。波光微潋的塞纳河,恒久地流淌着,穿城而过。沿河两岸,金碧辉煌的艺术宝库罗浮宫,举世闻名歌德式圣母教堂,象一轴轴次第展开的画卷,笑容如花,热情迎接我们来自亞洲的客人。

这是二00四年深秋,应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邀请,福建泉州南音乐团一行,前往巴黎参加在香榭丽舍剧院举办的泉州南音专场音乐会演出,我有幸随团参加活动。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,泉州市的文化官员脸带微笑,充满了自信。从登上欧州的文化圣地巴黎的那一刻,他们一再强调,无论如何要保证演出圆满成功,以最精粹的艺术奉献给塞纳河,让法国听众感知南音,认识泉州。大家一致表示,决不辱使命不虚此行。展演团的演员们,从服装、道具、布景每个环节做了充分准备,做到精益求精。因了南音内在的魅力,因了各位的努力,南音傾倒金发高鼻蓝眼的塞纳河子民,也就无可疑义的了。

巴黎的浪漫,来自它深厚的文化与艺术的内涵。我们抵达巴黎当日,恰逢艺术节开幕,画廊、歌剧院、古典、现代戏的剧场纷纷亮相,广场上,处处可见在管弦乐队伴奏下,歌手充满激情地表演。在路边,民间艺人拉着手风琴,向过往的行人边弹边唱边跳, 整座巴黎城五彩缤纷,人如潮涌,沉浸在欢乐歌舞的海洋之中 ,也让我们触摸到法兰西高雅而浪漫的情调。而今,中国古老而典雅的南音,就要登上法兰西民族的文化舞台上表演,让平时听惯了施特劳斯、貝多芬、莫扎克的法国人欣赏来自东方的古老音乐。

南音乐团演出当晚,塞纳河畔香榭丽舍剧院场内场外,熙熙攘攘。巴黎主流社会的文化官员,使节相携夫人款款光临。海外华侨社团及闽南华人,也早早地来到剧场,亲聆久违的乡音。.东道主的盛情,更显示出对南音此次访法的高度重视。古老而小巧的剧场,极其适合中国传统戏曲的表演.一幅汉字竖写的南音唱词,并注有工尺谱的布幕,作为舞台背景,古朴、典雅、幽远,也极具艺术意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灯渐灭,焚香燃,静无声……随着中法报幕员柔和平缓的语音,身着唐宋服装的男女演员手持古老的乐器,开始演奏南音。叮咚……叮咚……,只听得琵琶琤琮漫捻,洞箫沉柔和鸣,演员圆潤的唱腔,典雅的音韵,如丝如缕,飘飘渺渺地扑面而来! 这天籁之音,奇妙地沁入心脾后,把听者牵引到虚无飘渺的梦幻仙境里,给人以温馨的抚慰。此时偌大的剧院,听不到一丝杂音, 巴黎观众表现出极富修养的欣赏水平。

一曲终了,掌声骤起。

接着,《走马》、《梅花操》、《望明月》、《山险峻》……才聆骏马奔驰的蹄声, 又闻傲雪梅花怒放的清香, 优雅如行云流水,华贵似钟罄之音!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台上奏唱者神态微熏, 台下听者入痴入醉!

音乐流淌回旋着。在一曲《打击乐与旦科》的表演中,演员以古老的南音小击乐器木鱼、响盏、小铜锣、四宝、铜铃、扁鼓,时而轻击,间而缓叩。其音清丽、典雅、飘逸,我深切感受到,每一个跳荡的音符,都在扣响人的心弦。

“太神奇了!”一位巴黎妇女手中翻转着南音小击乐器“四宝”赞叹着这小小的竹片,竟能奏出如此美妙的音乐,实在不可思议。当演奏者告诉她,自己这手绝技已磨练了二十几个春秋后,她不由惊叹中国南音的深厚与精妙。

中国驻法国大使赵进军说:“你们带来了中国最古老,最传统的音乐艺术,令巴黎观众荣幸地观摩到泉州南音的精彩演出,向你们表示祝贺。”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大使张学忠大使称誉,整台表演都是美的展示,并邀请南音团再次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演出。文化官员及演员们一一表示谢意,希望今后通过交往,不断促进国家之间的友谊,促进经济与文化艺术的共同发展。

在这月华如水的秋夜,在静静的塞纳河畔,响起南音悠扬美妙的旋律。这远古的音乐,穿越漫漫时空,走出泉州,走出中国,来到法兰西民族。以其风格品位和特色,浸润着,飞溢着,陶醉着,征服着巴黎人的心灵。

是的,音乐之美体现了人的本性本真。我一直被这景象所感动,体会殊深,凡是凝聚着人类美好情感和高尚精神的文化,终究是通灵见性的。南音,是祖先留下的一束淡雅,芬芳的艺术奇葩。从遥远的历史云烟走到今天的南音,属于我们民族,不也一样属于人类吗?

加入时间:2011-3-14 [打印本页
 
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  闽ICP备06002650号
Copyright © 2005 Qzcx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